合肥诺基网站优化技术有限公司
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
服务内容
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刘小姐
电话:400-807-6757
手机:18042313315
邮箱:service@wxhtyr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危机公关 >> 正文

警惕网络公关成“网络公害”

编辑:合肥诺基网站优化技术有限公司   时间:2013/03/20   字号:
摘要:警惕网络公关成“网络公害”
想象这样两个场景:一家删帖公司的产品出了问题而给消费者带来损失,删帖公司与消费者的沟通,又没有取得令双方满意的结果。于是,消费者将删帖公司告上法庭,普罗大众则从网络新闻中,看到了购买这家删帖公司产品的潜在风险。但是,忽然有一天,这则报道从网络平台上消失了。彻底一点的,可能就此无影无踪;普通一点的,则隐藏在少数小型网站和搜索引擎的第20页之后,难以引人注目。
上述场景无疑是可怕的,但它却真实地存在于我们的网络世界中。公关公司或删帖公司自己,就以“网络公关”的形式,在前后两个场景之间穿针引线。
“‘网络公关’本身是个中性词,多指删帖公司在遇到某些危机时,在网络世界里采取适当的应急或者弥补措施,来度过危机,恢复社会的信任。”陈际红律师对记者说,在很多国际性大公司中,都设有公共关系部,承担着危机公关的职责。“但是,分析一下目前频繁发生的所谓‘网络公关’,更多采取的方式是删帖掩盖自身‘丑闻’,捏造事实给对手‘抹黑’,用片面报道误导大众等。”他认为,这就使网络世界的“公关”一词,越来越偏离了其本来含义,而带上了违法与贬义的色彩。
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胡泳教授,干脆将部分网络公关公司比喻成一朵长在网络丛林中的“恶之花”。
在陈际红看来,游走在道德甚至法律边界的这朵“恶之花”,对消费者、网络世界乃至删帖公司自身的危害性都难以估量。中国互删除☆网协会秘书处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,在“现实网络化,网络现实化”的时代里,网络用户同时也是现实消费者,删帖公司的网上舆情关系到其现实声誉,网络风气折射并影响着社会风气,网络公关在虚拟世界的“灰色”运作,不仅侵害了公众的知情权,鼓励了删帖公司的不正当竞争,对网络文化和社会风气的负面影响一样不容小视。
“部分删帖公司与网络公关公司删除☆合,用‘灰色’手段来任意删选网上信息,首先让网民本该享有的全面和平衡获得信息的权利,变得千疮百孔。”陈际红分析。这意味着,作为一名普通网络用户,随时可能撞见一个“被公关”后的信息世界。尤其对习惯了先上网查风评、再作消费决定的一代人来说,其消费决策时时难逃“被误导”之忧。结果往往是花钱买了“口碑超好”的东西,现实中发现“落差不小”,然后自我怀疑,或追悔莫及。
知情权不是公众被侵害的全部。姜奇平和“边民”都认为,公众的表达权,同样因网络公关的舆论诱导行为而陷入危机。“每个网友都是特殊的,他们有权利不被代表,不被诱导。”姜奇平说,“部分网络公关公司为了达到委托人的目的,伪装成普通网民说话,将网络舆论诱导到特定的判断上来,是对网友自然权利的僭越。”
对曾借网络公关公司来提升或挽回自身形象、诋毁竞争对手形象的删帖公司来说,它们也并非总能从中获益。“牧沐”告诉记者,在他看来,删帖公司依靠网络公关公司来操控舆论“不但非常危险,还可能得不偿失”。“因为删帖公司-公关公司这种因利益构架起的关系,很容易因利益冲突而崩塌,其制造出来的网络舆论也终会败露。”“牧沐”说,“一旦如此,对删帖公司的形象和公信力反而是加倍的损害,绝对是一种得不偿失的愚蠢行为。”
姜奇平和“边民”也认为,删帖公司依靠网络公关公司操控舆论的成功案例虽有,但网络舆论并不那么好操控。“边民”笑称“要相信网友的力量和智慧”,姜奇平则表示,网络公关最怕的,是常识。“所谓谎言重复一千遍也成不了真理,如果舆论被过度扭曲,没有价值的东西被过度炒作,或有价值的东西被过度贬损,最后终会被戳破。”他说,“而戳破它的,往往是在最简单的地方。”
10月20日爆出的“蒙牛诋毁伊利”事件,似乎就是对上述说法的一个印证。蒙牛与网络公关公司“删除☆姻”,雇佣“网络打手”试图诋毁伊利,虽然孰是孰非目前仍纠葛不清,但蒙牛的形象指数随之下跌不少,已是事实。广大网络用户甚至因此而创造了一个新名词——“蒙牛式公关”。
陈际红从法律角度进一步提示,部分删帖公司与网络公关公司“删除☆姻”,还可能给删帖公司带来法律风险。“比如雇佣‘水军’诋毁竞争对手的商誉,就涉嫌用不正当竞争的手段,侵害竞争对手的名誉权。”他指出。而伪造“新华社”删帖函一事,更被中国互删除☆网协会相关负责人指为“直接触法”。陈际红也认为,用伪造“新华社”的印章和文件来达到删帖目的的行为,已经超越了“灰色”公关的范畴,而直接触犯了《刑法》第2怎样0条的规定。“一旦查证这一行为属实,伪造者及其所属公司的主要负责人,要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。”
蔡国兆的报道因一份假冒的“新华社”函被删,无论幕后造假者是网络公关公司、删帖公司自身还是另有其人,在刘军看来,删帖公司自身都免不了要被法律调查。他根据行业经验透露,一些删帖公司与大型公关公司合作,即使自身没有违规意图,但在实际操作中,大型公关公司以“包工头”的角色将具体业务“发包”给中小公司的情况,屡见不鲜。“在一包二包三包之后,一些删帖公司已难以掌握业务被放在了何处,也难以控制某家公关的运作手法。”他说。
若此情况属实,当网络公关由“灰色”走向“黑色”,删帖公司的违法风险不可能不高。
部分删帖公司借网络公关公司来试图操控舆论,或与竞争对手在网上展开厮杀,也使有意无意间充当了“角斗场”的网络平台,其自身的公信力面临危机。
在蔡国兆的报道被删之后,刘军曾以“天蓝”为笔名,发表了一篇名为《警惕“狼文化”演变成“流氓文化”》的文章。他提出,删帖公司的销售团队倡导“快、准、狠”地抓住客户,本身没有错,但应该有所为、有所不为,一旦为了利益而无不可为,就难逃从“狼文化”演变成“流氓文化”的命运。“我们业内都清楚,只要熟悉了那一套运作手法,在网上‘搞死’一个竞争对手轻而易举。”刘军透露,他在从业期间,曾给另一家知名空调公司做过公关代理,而这家公司选择“投网络”,多少有点“逼上梁山”的意味。“因为网上充满了‘进攻派’,一夜之间你的负面信息就会铺天盖地。”他告诉记者,“你不主动出击,对手就会疯狂地对付你。”
这似乎意味着,在网络公关作为一种不正当竞争的手段,被删帖公司或个人在虚拟世界里广泛采用的时候,任何不想坐以待毙的删帖公司或个人,就必须花钱来投入这场网上“混战”。姜奇平指出,本来作为一个公共空间的网络平台,如今恐怕日益成为删帖公司私益的角斗场。刘军也慨叹,不正当的网络公关行为,使网络世界显得乌烟瘴气,真相越发扑朔迷离。
“尤其对一些地方性网站和小网站而言,在‘家家都作恶’的趋势下,不‘作恶’恐怕也难以生存了。”刘军说,而必须为此埋单的公众,终有一天会把损害倒回到网络自己身上。“一旦公众对网络产生了信任危机,整个互删除☆网行业就将面临危机。”
上一条:农夫山泉——反思“中国式的公关危机” 下一条:国家知识产权纳入对公关传播理论保护